特朗普不顧後果地暗殺伊朗軍官是戰爭行為

Kevin B. Anderson

編按:原載於美國的《國際馬克思主義者人道主義者》(International Marxist-Humanist)網頁202013日之文章。作者 Kevin B. Anderson為美國當代著名馬克思主義哲學家,主要從事西方馬克思主義、列寧思想和羅莎.盧森堡思想的研究。

13日對伊朗軍官卡西姆·索萊馬尼的暗殺,既魯莽亦是非法,這是威脅區域衝突的戰爭行為

English original

Download ArticleFile size: 131.79 KB

1月3日星期五早上,一個震驚的消息,令到中東和整個世界驚醒過來:美國導彈攻擊了巴格達機場,目標是暗殺伊朗軍官卡西姆.索萊馬尼。

特朗普的冷血暗殺行為無異於是一場戰爭。此外,它比得上帝國主義列強在中東或其他地方所採取的最魯莽的行動。

美國在對巴格達機場進行導彈攻擊之前,親伊朗民兵組織在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外舉行了為期兩天的示威活動。此前,美國對這些民兵組織發動了空襲,以回應他們殺死一名美國軍事承包商的行動。

這次針對像索萊馬尼這樣的外國領導人的暗殺行為,違反了美國和國際的法律。這也構成了對伊拉克主權的嚴重侵犯,特別是美國還聲稱在伊拉克領土上「逮捕」了一些親伊朗的武裝分子。

特朗普令人震驚的、戰爭販子的行徑,讓人想起了喬治.布什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以及他父親1989年入侵巴拿馬的軍事行動。這也違背了美國民眾的意願,他們不希望捲入另一場中東戰爭。如果伊拉克戰爭已是一場災難,那麼如果美國與伊朗開戰,一個具有更牢固的統治階級和擁有重要區域性盟友的國家,將會發生什麼情況呢?

但這樣的戰爭正是特朗普的攻擊行為可能帶來的後果,因為伊朗可能會以某種攻擊方式作為還擊,然後美國就會很容易轟炸伊朗,導致局勢進一步升級

索萊馬尼是伊朗革命衛隊的最高指揮官,也是該國最高軍事戰略家。作為伊朗次帝國主義政治的主要力量,索萊馬尼的命令延伸到了敍利亞和黎巴嫩,他援助的民兵幫助兇殘的阿薩德政權在敍利亞革命中苟延下來,也幫助黎巴嫩政權的統治。此外,他還是伊拉克的主要政治仲裁

者,他可以決定那裡的總理的任免。這種影響力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他所訓練和援助的什葉派民兵,他們在將ISIS趕出摩蘇爾和伊拉克北部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近幾個月來,伊朗政權及其在該地區的盟友一直受到街頭革命青年運動的壓力。這已經發生在黎巴嫩、伊拉克和伊朗內部。這些以青年和婦女站在前線的運動,矛頭指向他們的地方權力結構的威權主義、腐敗、宗教派系主義和嚴重的經濟不平等。但特朗普這次攻擊將為伊朗政權及其盟友提供意識形態上的論據,進一步鎮壓街頭的大規模示威。

雖然沒有必要哀悼索萊馬尼,但他的遇刺首先引起了一些擔憂。令人擔心在中東爆發另一場戰爭:擁有核武器的美國與擁有導彈、無人機以及潛在核能力的什葉派原教旨主義政權。令人擔心伊朗政權及其盟友會從他們的「烈士」身上獲益,緩和伊朗和該地區的民眾對政權的厭惡情緒,這種情緒曾引發過一些積極的尋求改變的運動。令人擔心在未來幾週內可能還會有人因而死亡。

我們現在正是要走上街頭的時候了,反對特朗普不顧後果的軍國主義,但同時絕不減少我們對伊朗政權及其盟友的批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0 Comments

FROM THE SAME AUTHOR